竹马道

同志们戳一下这儿
学生党手机被收......
希望小阔爱们能等我回来,总之爱你们❤

【all叶】惊!国家队死给在线陪睡???

●看非诚勿扰看来的梗蛤蛤蛤我觉得我很棒蛤蛤蛤不要问我为什么要看非诚勿扰蛤蛤蛤反正就是觉得好看蛤蛤蛤……
●欧欧吸有
●微喻叶啦
●不说了,我吃枣药丸哈哈哈哈,食用愉快哟~

叶修有个秘密,就是他睡觉必须抱着人睡,还是章鱼缠绕式的抱,反正不抱着人他就睡不着。

这个秘密只有他家人和苏沐澄知道,当然还有一个人知道,可是如今那个人在南山。

反正就小的时候抱爸妈,稍微大了一点儿抱叶秋(叶秋表示他非常享受),离家出走后抱苏沐秋,到了战队没人抱了,苏沐橙就帮他买了个差不多和人一样大的抱枕,据说上面印着个大胸萌妹。

这就是为什么在兴欣每次陈果帮着收拾叶修房间时总是一脸惨不忍睹欲言又止的表情。

反正一切都很顺利。

可是到了国家队问题就来了。总不能带着个(印着大胸萌妹的)大抱枕跑去苏黎世吧,就算带去了在苏黎世是两人一个房,这要让别人看见了那他的正直(bushi)人设就崩了啊。

于是叶修在飞往苏黎世的飞机上认真观察,仔细思考了一下,决定一会儿把秘密跟喻文州说一下,然后以领队的身份名正言顺的和队长住一屋。

毕竟这么多人里面,除了妹子们,正常人而且和自己很熟的也就喻文州了。熟人嘛,到时候不会这么尴尬。

然后当叶修悄咪咪地和喻文州说了秘密并且要求同房时,喻文州爽快地答应了,爽快到叶修不敢相信。

反正叶修看着喻文州脸上的笑,感觉有点不妙。

当晚众人分房间时,叶修为了不让其他人多问,丢下一句“我和文州一间房。”就溜了溜了。

于是联盟死给们整个晚上都顶着一张张大黑脸。没办法,生活要想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

当然除了喻文州,这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年轻人看着叶修匆匆跑路的背影,正乐呵呵地想着他是不是害羞了。

当天晚上叶修瘫在床上看着喻文州带着微笑在房间里飘来飘去,越发觉得自己很不妙。

“所以我们睡一张床?” ^_^

“……嗯……”喻文州你正常点我害怕。

“嘿。” ^_^☆

第一次听到喻文州这么笑的叶修彻底绝望,瘫在床上如一只咸鱼。

洗漱完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喻文州笑着关了灯,叶修看着天花板面无表情。

本来嗅到危险气息的叶修准备忍着不抱的,后来迷迷糊糊的手不自觉地就伸过去了,喻文州那也没什么动静,大概是睡着了。叶修估摸着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就放心地将四肢都缠了上去,然后三秒入睡。

当然喻文州没有睡着,他正笑得像朵花儿。

第二天叶修醒来,惊奇地发现他并没有抱着喻文州。

喻文州正抱着他。

睡得一脸幸福。

并且手还探进了他睡衣的下摆,贴着他的腰。

据说当天国家队都不是被张新杰叫醒的,而是被叶修的怒吼和喻文州一点儿都不诚意的道歉吵醒的。

于是国家队的死给们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

当黑着脸的叶修和乐呵着喻文州走进训练室时,就感觉到了一股低气压。

前脚刚迈进训练室,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射过来,沉默中带着谴责与仇恨。

叶修:???

喻文州:???

于是众人大眼瞪小眼了快一分钟,黄少天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只是只有九个字。

“队长你们昨晚在干嘛?”

“没干嘛啊就是叶修抱着我睡觉,然后今天早上害羞了。你们被吵醒了吧,抱歉了。”(^_^)☆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

“???喻文州我以前没看出来原来你也不要脸。”叶修脸黑。

“我去去去去去你们竟然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我去去去去去去老叶你是不是不爱我了!!!”黄少天脸黑。

“前辈。”周泽楷脸黑。

“老叶你为什么爱上了那个心脏!你们家小点心难道不好吗!”方锐脸黑。

“看来庙药之争是时候了。”王杰希脸黑。

“娘希匹的,老子的手雷呢,炸死那个叫喻文州的!”张佳乐脸黑。

总之,除了喻文州,全联盟脸黑,冯主席在线求药。










后来好像听说叶修实在没办法,把秘密说了出去。

然后国家队死给们纷纷表示他们可以在线陪♂睡。




最后叶修实在没办法,叫陈果把抱枕邮寄过来了,听说花了不少钱呢。

死给们看着抱枕上的大胸萌妹,心都卡嚓卡嚓地碎成了渣渣。




叶·湾仔码头·修: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FIN.

结尾是不是特别草率【捂脸溜~】
红心蓝手评论给点呗【溜得无影无踪】

【双叶】叶修您继续折腾

◎欧欧吸有
◎半夜突如其来的沙雕脑洞
◎一如既往沙雕文风+错别字....
◎继续要不脸地求红心蓝手

叶修终于舍得回家了。

刚开始的时候叶家一家人都很高兴。

叶母就整天拉着叶修说这家那家的黄花大闺女儿多么多么好啊!

叶父就整天拉着叶修说这台独问题多么多么复杂啊!

小点就整天扒在叶修身上这里那里蹭来蹭去啊,看来是还不知道叶修听到了它的“死讯”后是多么冷漠。

反正咱们的叶总在一旁看着很欣慰啊,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嘛!

但是很快咱叶总的心态就面临爆炸。

问题出在晚上。

众所周知叶修大晚上的可闹腾了,又是抢boss又是捡装备的,反正折腾不死各大公会算我修修输。

各大公会倒是还没折腾死,可先把自家弟弟折腾个够呛。

叶家的房子什么都好,就是隔音效果特差。

叶父叶母住一楼还好,可这两兄弟一起住的二楼,房间还挨在一起,中间就隔了一堵隔音特差的墙。

于是叶秋现在晚上睡觉隔三差五就被隔壁混账哥哥的(瞎)指挥吵醒。

其实叶修的声音的声音也不是很大.......好吧还是有点大的,毕竟退役了修修有点寂寞,只好吼着指挥找一下当年的感觉咧。

叶秋开始几天被吵醒了还会静静地听一会,心想着自家哥哥的声音可真好听,即使音量这么彪悍但是还是很可爱嘿!嘿!嘿!

后来越听越不对劲。

什么!小天天?什么!小方方?什么!这都什么称呼啊!叶修这个魂淡连小球球都不肯叫一声竟然现在这么叫别人!!!

叶秋这样子要是被员工看见了,叶总麻烦您正常一点???不能在哥哥面前就一副智商下线的样子啊喂!!!

好了言归正传,我们的叶总虽然愤怒(嫉妒)到扭曲,最后成功被折腾到一夜无眠,但还是存有几分理智的。

第二天叶秋非常严肃地找叶修谈了这个问题。谈话挺顺利,当然除了叶修在看到他两个黑眼圈是瞬间笑到扭曲的面部表情。

最后叶修很爽快:“不就是要哥小点声儿嘛,妥妥的!”

于是那天晚上叶秋听到叶修压低着声音颤巍巍的叫:“唉哟,小天天!你这么快干什么!”

叶总继续面无表情,一夜无眠。

事实证明叶总的忍耐力还是很棒棒的,也许是对自家混蛋哥哥的纵容吧,叶总虽然心里有点(非常)不爽但是还是忍了下来,心想着习惯就好。

但是叶总没忍几天就爆发了,具体原因是公司一个非常细心的员工看叶总这几天精神不好,黑眼圈很重,就熬了碗汤带过来送给叶总。一开始叶秋是非常感动的,但是后来想想好像有什么不对,补...补肾???

于是叶总彻底炸裂。

那天晚上当叶修继续压低声音颤巍巍地指挥时,门开了。叶秋进来了。

三秒后他被压在了床上,一脸懵。

“妈的,叶修您继续折腾,草不死你算我输。”










带着耳机听着现场版gv的柯基一脸兴奋。

FIN.

【all叶】学猫叫引发的惨案

●好像有ooc
●可能有错别字啦不要在意
●嗯哼红心蓝手/继续眼神暗示

1.  那天,张佳乐偷偷玩手机时忘记关声音了,于是当他点开一段视频...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娇俏的女声飘荡在训练室的上空,整个世界一片寂静。

2.  “不...不是...喻队...你听我解释...”
  “嗯?你说。”^_^
  “咳,我觉得,这歌,很适合...”
  话没说完,国家队众男队员就彼此对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唯一直男李轩:???妈的死给。

3.于是当叶领队走进训练室的时候,发现队里气氛不对。
  看看这一个个的,都在假装认真训练呢,然而时不时地探出头来偷偷瞄一眼。
  叶修:怎么我脸上有东西???

4.可是当发现羊习习同志可疑的脸红以及妹子们疯狂上扬的嘴角时,叶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

5.叶修正想问话呢,喻文州就开口了。
  看着那抹熟悉的心脏笑,叶修不禁打了个寒战。
  “领队,我们已经训练了一小时了,我想不如休息一下?”
  叶修:我觉得布星。
  然而当他感觉有两道粗细不一的视线向他投来时,叶领队瞬间输在了大小眼的淫威下:
  “... ...行。”
  然后叶修缓缓向门口退去,准备撤出危险区域。

6.结果他刚退了一步,手臂就被人扯住。
  转头一看就看见周泽楷头上的呆毛正晃啊晃的。
  叶修:....你最可爱你最厉害你放我走!

7. 正想着怎么脱身呢,一只手机就拍脸上了。
  “来来来老叶老叶给你看段视频你一定要好好看哦很好看的哦。”
  然后...“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完了视频,心里已经有点b数这群基佬想干什么了。

8.“叶修,觉得这视频怎么样?”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我觉得不怎么样。”
  “但是我们觉得很怎样哦~”然后方锐带着浪到飞起的尾音说到,同时从桌下抱出来一个箱子。

9.叶修眯着眼看着一整箱有关猫的东西,觉得自己有必要也来颗救心丸。
  谁能告诉我这群人训练的时候都在干什么。
  “前辈不要误会哦,我们训练很认真的,这些都是早就准备好的。”喻文州仿佛看穿了叶修的想法,笑眯眯的说了句。
  很好,合着你们这群死给很早就开始yy我。

10.“哎呀叶修哥你不要想多啊,我们就是觉得这些很适合你啦,你就穿上唱一次呗!”
    苏沐橙感受到了笼罩在叶修身上的低气压,于是笑着出来打圆场。
  妹控叶修看着苏沐橙两只bulingbuling的卡姿兰大眼睛,表示受到了一次暴击。
  这是一旁的周泽楷突然拉着叶修的衣角软软地叫了声:“前辈...”
  叶修看着周泽楷头上“花枝乱颤”的呆毛,表示受到了二次暴击。

11.早已等在一旁的心脏们一看时机一到,于是
  喻文州一把将叶修按在沙发上。
  王杰希抓起叶修的手把猫爪套了上去。
  张新杰将猫耳端端正正地别在了叶修头上。
  肖时钦脱掉叶修的鞋按住脚。
  江波涛拿起猫脚套在了叶修脚上。
  而此时被喻文州压在沙发上一动不能动的叶修: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12.当看见张佳乐拿着一件毛茸茸的马甲背心向自己靠近时,叶修终于开始反抗。
  然而只反抗了一秒就心脏们被治的服服帖帖的,原因是:
  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把大腿挤进了他双腿间,然后看他不乖就蹭了两下。
  王杰希捉着他两只手,头凑到他耳边吹了口气。
  江波涛正在他腰上不轻不重地按着。
  各种死穴被掐住的叶修只好软着身子任由张佳乐把马甲背心给他套上。

13.当喻文州终于放开叶修让他站起来是,叶修以为一切终于结束了。
  没想到一站起来黄少天就过来环住了叶修的腰,并快速打了个结 。
  然后叶修回头一看,发现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正一翘一翘的。

14.  “不对啊,猫的尾巴应该长在屁股上啊。”这时方锐大大嘀咕了一句。
  其他人看着那条尾巴,若有所思。
  “可是这尾巴太粗了插不进去啊!”然后唐昊(粗俗地)打破了寂静。
  “唐!日!天!”叶修一张脸几乎黑成了碳。
  “唉行了行了凑合着吧,来来唱歌唱歌!”楚云秀一看气氛不对连忙道,毕竟万一叶修生气了不唱歌了那这一身就白打扮了。

15.“去去,谁说哥要唱歌了!”叶修几乎是咬牙切齿。
  “老叶我们把你打扮得这么可爱当然是要你唱歌啊你不能让我们失望啊快快快唱歌唱歌!”
  于是当叶修听到“可爱”这个词,脸又黑了一个度。

16.  “前辈,现在不唱那晚上唱?”
  突然喻文州凑到叶修耳边说了句。
  “现在不唱晚上让你唱到嗓子哑。”
  王杰希也凑过来说了句。
  “前辈...”
  周泽楷头上的呆毛都不晃了,蔫吧吧的耷拉着 。
  于是叶修为了保住自己的老腰,果断决定:
  “唱唱唱,我唱!”

17.沐雨橙风qq空间
(视频)大家一起来吸这只修修猫!
评论:
李轩:怎么办我好像要弯了。
韩文清:胡闹!
叶秋:混账哥哥你等着,苏黎世的机票我买好了。

【叶黄】称呼那些事儿

●大概是个小甜饼
●文风...嗯...很...沙雕....
●嗯红心蓝手了解一下/眼神暗示

  中国队赢了。
  然后叶修和黄少天就宣布在一起了。
  于是当王杰希的双眼瞪成一样大时;当喻文州被刺激得手速400+时;当张新杰凌晨了却还是没睡着时;当周泽楷说出了超出10个字的句子时,当冯主席捂着心口大叫救心丸时。
  叶修和黄少天正穿着同款恐龙睡衣美滋滋地窝在家里抢着boss。
  王者带青铜的叶修理所当然的成了指挥,原因是显然另一个王者黄少天要是成了指挥那这boss是别想要了。
  叶修趁着刚被亲了一口此时正一脸我是谁我在哪的黄少天好不容易安静的时候,赶紧指挥:
  “哎那牧师!叫什么  今天你吃芒果了吗?  的,对就是你,你说你一牧师冲这么前干嘛,你可不是脏心杰同志,快回来回来。”
  “喂喂那个叫  我是最俊的毛猴  的神枪手,你老在那对着咱牧师biubiu啥呢,你当你对人家发射小爱心呢,行行我知道你俩恩爱,但抢boss咱能认真点吗。”
  这样一看画风还挺正常的,除了今天的叶修话貌似格外的多,大概是和黄少天呆久的缘故吧。
  可要知道叶修有个毛病,就是懒。能不做的事儿咱最好不做。可现在的小年轻取的名字这一个比一个长,于是叶修不乐意了,然后渐渐的画风就变成了这样:
  “芒果!奶我一下!”
  “唉我说毛猴儿!你看着点boss在你前面!不要对小芒果biubiubiu了!”
  这样一来名字就两个字“流木”的黄少天不开心了,转头看着正叫得起劲的叶修,一发嘴炮正蓄势待发。
  叶修这儿突然发现有道目光黏在了自己身上,转头一看差点被黄少天怨念的目光吓得抖三抖。一看情况不对,一边想着自己怎么得罪这祖宗了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捂住了黄少天的嘴,然后即将“牺牲”的叶修尽职尽责地喊完了最后一句指挥:
  “小芒果!记得刷血!”
  然后转头,松手,微笑 。
  “叶修,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瞎说哥可爱你了,要不哥证明给你看。”
  黄少天一脸冷漠的伸手推开叶修凑过来的大头:“那你为什么叫他们叫的那么亲昵!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仅不叫全还要加个小字!为什么一到我就只叫流木了!难道小流木不好听嘛!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叶修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不不不是,少天啊你听哥说,我这不是懒吗...”
  “你爱我你就叫我一声!我要听我要听我要听!”
  “我......”
  没错当对上黄少天因为那张因为赌气(缺氧)而泛着红的脸,那双委屈巴巴的双眸时,咱们的叶不羞害羞了,而那本来应该脱口而出的“小天天”被噎在了嘴里。
  看着一脸欲言又止的叶修,黄少天同志彻底怒了:“你竟然连一个称呼都叫不出口叶修同志我对你很失望你辜负了本剑圣对你的爱我和你说今天晚上你别想和我睡一张床啊……”
  “唉行了,”叶修一个摸头杀打断了黄少天的话,然后嘴角牵起一抹心脏的笑容:
  “要我叫可以啊,不过你先叫了老公再说。”